•  联系电话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邮箱:news@akxw.cn
 > 新闻 > 安康 > 安康
金盆架人想跳舞
2013-09-02  来源:本站原创

安康新网讯 记者 刘云 璩勇 吴单:8月28日,记者在平利采访,宣传部的同志建议我们顺路到金盆架去看一看,说那里生态好,是个世外桃源。iSh安康新闻网

从安平公路上的老金岭乡拐入一条村道,四五里的样子,就进入了金盆架,从一个山垭口进入,地形立时开朗,一片群山环抱的青青山村现于眼前,田里水稻青郁,地里瓜果亮眼,确有桃源之意。我们在村中心的陈庆林家门口下车。他家是二层楼,一楼是三间门面,中间的一间,开了个小卖部,靠左手一间是他家厨房,右手一间摆着麻将桌,我们到时,正好有两桌妇女在打麻将。广场一边,长着棵半抱粗的核桃树,核桃结得繁密,树下投出一片荫凉,荫凉中摆着桌椅板凳。iSh安康新闻网

我们一行人在核桃树下落坐,与陈庆林拉起了话。陈庆林的妻子忙着给我们找烟倒茶,显得热情利落。交谈中,我们了解到,金盆架过去是一个建制村,1998年并入沟外的毛坝村,金盆架原有400多人口,青壮年差不多都外出打工,家里剩下都是妇女、老人、孩子。iSh安康新闻网

陈庆林今年四十七岁,早年做过金盆架村的支部书记,并村后专一做起了小生意,几年下来,盖起了楼房,办起了小卖部,用他自己的话说,算是金盆架的富裕户。陈庆林说,金盆架是个莲花地,地不多但收益好,村民的生活蛮悠闲。iSh安康新闻网

“生活好了,人也闲了,身体却出毛病了!”他指着进进出出招呼我们的妻子说,“原来爬娃娃坡的时候,身体能吃铁,这些年垮了,上个月才到县上做了个手术。回来我就叫她学跳舞,跳舞能治病!”我们笑问,你怎么知道跳舞能治病呢?陈庆林说:“还不是看城里头人天天跳!我们大贵镇也组织人跳,跳舞人见人,心情也好,家里么子小事一说就开了,么子小病不治就好了!”iSh安康新闻网

陈庆林突然哈哈笑起来,指着他妻子说:“我们女人跳舞是个僵杆杆!我给她买了个碟子在电视上放,她一个人扭起学,学了上月天气还是像在田里薅秧,横竖是个僵柺柺!”陈庆林的妻子叫邓宜美,今年四十三岁,听了这话,也快活地笑起来,说舞是跳上瘾了,就是踩不准音乐。邓宜美跳舞,带动了金盆架三十多个留守妇女跟着学跳,如今她家门前的小广场已然成了舞场,跳舞成了金盆架妇女们每天晚饭后的大事。iSh安康新闻网

不知什么时候,屋里打麻将的妇女们都围了出来,加入我们的交谈,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跳舞的事,你说我的步法不准,我说你跳舞像拖柴,说着,大家都希望有专业老师来教一教才好。听到这话,与记者随行的宣传部同志说,这事我们县上也想到了,前些天才组织了全县广场舞大赛,培训了每个镇的文化干部,下来他们的任务就是教大家跳舞!妇女们听了,都说那就好了,有人教,我们也好跳正规舞了!iSh安康新闻网

陈庆林家门前自从成了村上的跳舞场地,他专门花几百元买回了音响,电啦、茶水啦都是免费供应,他说大家高兴,他也跟着高兴。“就是音响太便宜了,质量不好!”他叹口气说。随行的县文联主席立马表态:“我们文联送你们一套好音响!”立时满场人都叫起来:“那就好喔!”记者也禁不住跟着叫好。iSh安康新闻网

陈庆林好像为了向我们证实金盆架人是真心想跳舞的,他起身拉出人群中一个老太太说,“你们莫不信,她老人家七十六岁了,秧歌扭得刚刚的!”老人叫陈兰花,大方地给我们扭了一通秧歌,有人怂恿老人唱老歌,老人又唱了《妇女站岗歌》、《结婚要讲婚姻法》,秧歌扭得有力,歌唱得爽朗,颇显1950年代的情调。iSh安康新闻网

陈庆林说:“还有一个事,麻缠!”我们问什么事,他说,“做娘的来跳舞,娃儿抱着他娘的腿直叫唤,麻缠吧!要是有个乒乓案子把碎娃们拴住就好了。”妇女们说,那更好了!iSh安康新闻网

记者问宣传部的同志,能不能请教体局送一副乒乓案子?宣传部同志说:“能成,回去就联系!”iSh安康新闻网

记者 刘云 璩勇 吴单iSh安康新闻网
iSh安康新闻网
 iSh安康新闻网

(责编:李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