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联系电话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邮箱:news@akxw.cn
 > 文旅 > 散文诗歌
石碾
2023-11-24  来源:本站原创

贺绪林BYc安康新闻网

石碾安置在我们村城门楼旁,三个碌碡竖起来栽成三角形,放上碾盘,再安上石磙子,就这么简单。石碾是村里的公共财产。我们村没有像邻村那样盖碾房。可能大家觉得碾子是石头做的,不怕风吹日晒。BYc安康新闻网

儿时,每天放学回来,我们一伙娃娃在碾盘上扇四角,那个响声听着像摔炮,用现在的时髦语言形容:倍儿爽!雨后天晴的日子,我们在碾盘上玩泥巴,弄得跟泥猴似的,玩够了就趴在碾盘上写作业,那时我们村小是以木板当桌子,木板被刀子刻得坑坑洼洼的,碾盘又光又平,比学校的“桌子”好得多。BYc安康新闻网

记得有年冬天,天出奇的冷。一天傍晚,六爷推碾子轧盐,我们几个愣小子捣他的乱。平日里六爷最爱和我们耍笑,弹我们的脑袋瓜,他手劲大,一个蹦子弹下去脑袋就起了疙瘩。我们也最爱捣他的蛋,他轧盐我们就抓他的盐,他拿笤帚撵我们,我们撒腿就跑。他不撵了,我们又回来捣乱。又一次回来,我们看见六爷用舌头舔碾盘,很是奇怪,问他舔啥哩,他说轧完了盐又轧白糖,他舔白糖哩。我们一伙当真了,都趴在碾盘上舔,谁知腊月的碾盘冰冷如同吸铁石,一下子就把舌头吸住了。我们傻了眼,哭都没法哭。六爷坏笑道:“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。快哈气!”我们赶紧哈气,这才拔下了舌头。BYc安康新闻网

碾子是那个年代农家人必备的生活工具,村村寨寨都有。碾米轧豆子、碾盐轧辣子……甚至轧旱烟,都离不开它。我家有个压门关,这家具原本是防土匪用的——加在大门上的木杠,两米长短,粗如小碗口,榆木材质,十分的结实。家家户户都来借,做碾棍。拉碾子原本是用牲口,可队里的活路忙,腾不出牲口,再者,一家一户碾粮食轧盐不很多,干脆就推。那时推碾子是我们村的一景。明代状元康海曾写过一首词《秋望农家》:BYc安康新闻网

闲散步,过村庄,见一妇人碾黄粱;BYc安康新闻网

玉笋杆头稳,金莲足下忙;BYc安康新闻网

汗流粉面花含露,尘落蛾眉柳带霜;BYc安康新闻网

轻着扫,慢簸扬,站立一旁整容妆。BYc安康新闻网

这首词把一位农妇推碾碾米的情景表现得淋漓尽致,栩栩如生。果然好文采,真不愧为状元郎。BYc安康新闻网

碾子一年四季都在忙,最忙还是秋月。那年月,粮食很是短缺,夏粮接不上秋粮,玉米刚收,剥的玉米粒来不及晒干,大家伙就想果腹。湿玉米粒上不了磨,便用碾子轧。队里的牲口要耕田,只好推碾子。每天一大早碾子跟前就摆起了长蛇阵,家家推碾子的都是女人娃娃(男人要出工),热闹得跟赶集一样。BYc安康新闻网

如果谁家碾完了盐又轧辣子轧调料,这可就乐坏了我们一伙愣小子,从家里拿来馍馍,掰成两半推碾子轧,轧过的馍馍比现在的香辣锅巴味道还要好。BYc安康新闻网

碾子闲着的时候,女人们便坐在碾盘上边做针线活边拉家常,说到高兴处会甩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。大多时候是男人们端着饭碗开“老碗会”,谝得天昏地暗,甚至忘了吃饭。月明星稀的夏夜,会有三五个老汉或坐或躺在碾盘上,边吃旱烟边说古经,我们一伙娃娃围在他们身旁,双手支着下巴支棱着耳朵聆听……BYc安康新闻网

俱往矣,这一切都成为遥远的记忆。BYc安康新闻网

几年前村里的一部分土地卖了,一部分土地流转了,现在吃粮食都靠买。时代变了,石碾被冷落了,寂寞得如同垂死的老人。前些时日,村子搞规划,安置石碾的地方被规划为宅基地。一户人家在那块地建屋,石碾被埋在地下做了地基,村里的一道风景线永远地消失了。BYc安康新闻网

 BYc安康新闻网

 BYc安康新闻网

(责编:许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