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联系电话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邮箱:news@akxw.cn
 > 文旅 > 散文诗歌
路魂
2023-10-15  来源:本站原创

□ 袁朝庆yEA安康新闻网

出了十里洼村,车沿着山坡继续往上爬,前几天刚下过雨,路边的石坎上长满了青苔。时候已是深秋,天空的云层较厚,光线也较弱,弧形的天空似乎小了一些,整个季节都在收敛。山上有浓浓的雾,车一步步迈向深浓的黛烟中,有腾云驾雾的感觉。右边山坡上野菊正开得肆无忌惮,一簇簇黄色的小花,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。车左边的路基下,长着许多不知名的灌木,秋鸟比夏鸟低调,发出窃窃私语的鸣叫声。路边的缓坡有一些庄稼地,地中间矗立着一些较大的石头,石头之间的地种了大片的烤烟,烟叶已经收割,只剩下主杆和顶上的两片嫩叶还在坚守。山坳里小块的地种着白菜和萝卜,叶片已经散开三五。往远山望去,秋意已染黄了整个山坡。yEA安康新闻网

yEA安康新闻网

这是首次去扶贫点前坪村。在镇上,肖镇长已介绍了该村的基本情况。我儿时在农村长大,对农村生活较为熟悉,但近些年农村的青壮劳力都出门打工去了,村子里留下的基本是老人、妇女和儿童。我一边欣赏车窗外的秋色一边思考如何搞好扶贫帮扶工作。yEA安康新闻网

突然,车身向左边一滑,落在了两道深槽中,深槽是大车碾压造成的,前一段时间下雨已形成泥潭,轮子陷入污泥后,车子烦躁起来,飞速转动的四个轮子向后上方抛出大量的稀泥,有的落在了后面的车盖子上。紧接着,左前轮子又往下沉了一下,驾车的是派出所的干警,性格沉稳。他喊道,球了!左前轮悬空了,大家不要慌,身体尽量往右靠。左边是悬崖,车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。我们没有经历过这种危险,大脑反应迟钝,所以并没跳车逃命。不知是车的地盘担在两轮之间的土台子上,还是因为左边两个人体重较轻右边我和璩总分量重,汽车并没掉下去。后面的肖镇长指挥着十几个干部,七手八脚硬生生地把车从泥潭中抬了出来。yEA安康新闻网

到了村支书家里,村上干部全都来了。因为是深秋,山上已有些清冷,火塘里柴火烧得红通通的,灶房里支书的爱人和几个帮手正在给我们准备下午的午餐。吊罐里炖着莲菜猪蹄,灶屋里切菜的、烧火的、淘米的、炒菜的忙得不亦乐乎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。原来,他们是当过节办喜事一样在准备。我在火塘边和镇村干部聊着天,但内心涌起了难以表达的感动。yEA安康新闻网

村支书看起来四五十岁,眼睛里透着精明和敦厚,他的话不多,反倒是他妻子能说会道,显得热情好客。菜上桌了,支书用两个烧水的大铝壶,灌了满满两壶酒,放在火塘中温了起来,肉香和酒香弥漫了整个土屋。yEA安康新闻网

我平时不咋喝酒,那天肖镇长和村支书说给我压惊,出于感动我也放开了。三盅门杯过后,镇上的两个领导和村支书每人给我敬了十二杯,支书的爱人好热闹,也从灶房跑出来给我碰了十二杯。连喝了五十多杯我头已经晕了,但看见我杯杯见底,镇村近二十个干部一哄而上如法炮制,肖镇长怕把我灌坏了,宣布镇上干部每人敬六杯,村上干部每人敬四杯。那天我喝了一百多杯,怎么回到安康的已经记不清了,但两村之间那2.7公里的泥泞却始终记得。yEA安康新闻网

此后,我就带人不停跑市直部门,希望能解决那段路的资金问题,最后交通局的谭局长慷慨地解决了30万资金,又叮嘱县上拿一些。那时,每个扶贫点只帮扶三年,那条路开工时,我们的包抓点换到了别的县区,镇上给我打了电话,希望我能参加开工仪式,我在外地出差没能参加。又过了一年,因交通方便了村里办了一个粉条加工厂,他们托镇上干部给我带了两斤粉条。yEA安康新闻网

后来,我继续负责单位的扶贫工作,只是帮扶点换到了月坝村。yEA安康新闻网

yEA安康新闻网

月坝村是靠近国道的回民村,第一次和单位周主任去村子时,正值油菜花盛开,大片的油菜花把村子周围染成一片嫩黄,蜜蜂在身边和头顶飞舞,一条一公里的村道两边居住了90%的住户。村道是沙石铺就但坑坑洼洼,车辆驶过尘土飞扬。村上的马支书和禹主任热情接待了我们,马支书是个非常有想法的人,他们准备利用当地资源给村集体办一个页岩砖厂,还计划在山上种两百亩优质核桃,他面有难色地说,就是村委会还没有活动场所,但并没有提村道硬化的问题,也许人老几代走土巴路习惯了,觉得修村道不是啥急事。yEA安康新闻网

此后,我和单位同事跑遍了组织部、发改委、扶贫局、宗教局等部门,获得了项目和资金支持,到宗教局汇报村道硬化时,马局长一听比我们都急,当即安排了25万资金予以支持,听说资金有着落村支书和主任就找人提前开工了。三年帮扶期满时一公里的村道已硬化好,我和周主任去看了一次,提出最好栽两行行道树,后来我路过村道口时还下车去村道走了一段,两行侧柏已经郁郁苍苍。两年后的植树节,市上组织在那个村后山上植树,村主任老远就看见我了,立即给村支书打电话,硬要留我们吃饭。yEA安康新闻网

也许是上天见我爱修路,几年后阴差阳错,我从文化单位调整到公路部门,成天和路打交道。yEA安康新闻网

那年腊月,210国道大雪纷纷,整个秦岭山脉一派银装素裹,万籁俱静,只能听到雪落下时很细微的声音。快到月河梁顶时,四五个穿着橘黄色衣服的道工正在把公路上的积雪往路外面铲,在冰天雪地里特别显眼,他们弯着腰,口鼻不停喷着白雾,但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我瞬间加入了他们的队伍。我一边铲雪一边和他们聊天,几个老道工说起修路养路的往事时眉飞色舞,仿佛找回了青春。当说到随着高速的发展干线公路人车稀少时,他们的眼神多少有点黯淡,有怅然若失的感觉。我说下雪天山上也没车通行,你们干脆回去烤火算了。那个老道工说,窝在道班里心里不踏实,再说,下雪天会有一些自驾游的人上山来赏雪景,还有少量拉危化品的车通过,万一出了事我们还能帮上一把,而且山里还住了些人,大雪封山久了他们会缺少生活用品,所以保持路的畅通总是好的。yEA安康新闻网

到了他们居住的道班房,水管子已经冻住了,山上有流下的山泉,表面也被冰溜子覆盖着,他们用火钳敲开冰给我们烧了一壶茶,虽是粗茶但后味甘甜。yEA安康新闻网

前年九月,肆虐的暴雨洗劫了大巴山。清晨,紫阳告急,由陕入川的省道几十处滑塌,全线中断。我与崔局长赶到时,紫阳段的职工都在抢险,到达抢险路段时我们只能步行,瓢泼大雨使得山上到处都是奔泻而下的洪水,虽然打着伞,但雨借风势迅速把我们搞成了落汤鸡。挖掘机正把路面的石头沙子往低处清理,路基外面是滔滔的洪水,山坡上的泥石流还在往路上堆积,挖掘机在狭小的环境操作,稍有不慎就会掉到江里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直接奔到了挖掘机跟前。那里是山上几个村出山的生命线,好在很快抢通了。与此同时,燕子岩几十米高的石山垮了下来,到现场时巨大的石堆已将路基完全覆盖,路边的电线杆和刚波护栏被推下了山崖,施工人员开动着电锤把巨石碎开,否则装载机无法清理。山上不时滚下零星的石头,由于体量太大短时间无法抢通,就让停止施工。我们走后两小时又倒下来3万立方,我有些后怕,崔局长说,壮烈了也没法,公路人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。yEA安康新闻网

yEA安康新闻网

因为大多数道班都在山上,道工的生活十分枯燥。那年夏天,高温把公路烤得闪动着火焰,我去柏杨道班送清凉用品时,穿着橘黄色马甲的道工还在补坑槽,我怕它们中暑,提出清早或阴天施工,一个老道工说,补坑槽就是要高温下才容易黏合。同去的工会老李和我说,这个道班的工人捡了8万块钱,在原地等了5个小时把钱还给了失主,其实那个道工家里条件并不好。我听了心里很难受,后来就提议单位成立慈善机构,每年单位捐些钱,职工也捐些钱,以解决少数职工的特殊困难。yEA安康新闻网

那年秋天,我在210国道的一个服务区检查工作时,见服务区前面的花坛中立了一块巨石,就说应该在上面喷上字体现公路文化,县段的同志听说我在练书法,就让我写“路魂”两个大字刻在上面,当时我满口答应了。yEA安康新闻网

去年七月,我调离了原单位,“路魂”两个字始终没写,主要是没想明白“路魂”究竟是什么。yEA安康新闻网

前不久,我在市群艺馆听书法讲座时,遇到了博物馆的魏女士,她是我十几年前在前坪扶贫时那个镇上的女干部。老友重逢,周末她邀请到石梯山楂园去秋游,我邀请了美女作家王女士同行,在赏秋时魏女士说起了我那次历险,因为她就在后面那辆车上,感慨万千。王作家鼓励我用文字记录下来,让生活在都市的人群了解偏远的农村生活。yEA安康新闻网

夜深人静之时,回忆生活中的点滴,觉得所有的遇见都是美好的。我对路的执着缘于幼年的经历,那时,学校离家较远,每当雨季,十几里泥泞的山路给我带来极大的凄苦,我背着书包行李,手上提着鞋还要防滑倒,有时脚被乱泥中的玻璃碴子划伤无法包扎,因此与广大村民对交通不便具有强烈的共情。yEA安康新闻网

其实公路就是心路。几千年来,中华民族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一定程度缘于交通。史学家说,秦始皇统一文字和度量衡,实行郡县制,使得中华民族有了向心力。我倒觉得他修的秦直道作用更大一些。俗话说,“三年不上门,亲戚变路人”,人只有不停走动来往才能增进感情,而交通的改善让远距离的交流成为可能。yEA安康新闻网

(配图为资料图)yEA安康新闻网

(责编:徐思敏)